澹六

【巴西,里约,奥运村,夜】
庆功宴的余韵还在空气里滞留,马龙半抱着喝的烂醉的张继科,踉跄着走向宿舍。
鼻尖满是怀里男人的气息—醇厚的酒气和难以忽视的男人的汗味。
应该是臭的吧,他想。
但这是他喜欢的味道,让他想起那只在球场上汗水淋漓,双眼发亮的小獒犬。
将怀里的男人轻轻地放在床上,为他脱去鞋袜,转身去卫生间,衣角却被扯住。
“别···别走···”男人单薄而湿润的唇有些委屈的撅着,潋起一片水光,发出近乎是撒娇的声音。
马龙俯下身子,将头凑近:“怎么,难受吗?”
“不···不难受,我···高兴···可高兴啊!”床上的醉汉为了证明自己,以球场上挥拍的速度猛地举起手比了个剪刀,两根手指精准的夹住了马龙的下巴,并将男人的脸微微带近。
呼吸暧昧地交融在一起,汇成炽热的岩浆涌流。静寂的房间里只听得到心脏如擂鼓般的跳。
马龙觉得自己怕是要疯了。
男人又欺进一步,将彼此的距离拉近到无限小,问:“今天的比赛你不是输了吗,怎么还这么高兴?”
“嗯···马龙赢了啊···”张继科的爪子袭上了男人的脸,顽劣地扯着男人的腮帮子。
“马龙赢了你高兴什么?”男人的声音里浸入了笑意。
“因为、因为···”张继科歪着头,一本正经地思考。
马龙突然不想再听下去。
他怕“因为”后面跟的是一句“他是我兄弟”。
然后他听到:
“因为我喜欢你呀。”




BY 澹六

评论(3)

热度(36)